使用 LinkedIn 领英经济图表从人才角度看中国数字经济

数字人才为研究全球数字化转型和洞察全球数字经济提供了独特的视角。按地区划分的人才迁移、招聘率和需求技能等趋势是 LinkedIn 关注的重点,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分享这些见解并推荐政策解决方案。在考察区域迁移时,我们发现中国面临着数字人才分布不平衡、数字人才培养缺乏重点、数字人才招聘性别差距等诸多挑战。

关键词

  • 数字人才
  • 数字化转型
  • 人才迁移
  • 招聘率
  • 需求技能
  • 数字人才分布
  • 数字人才培养
  • 性别差距

1数字人才,全球数字经济的独特视角

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突破,让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世界各国都在利用数字经济成为其经济发展的基石。

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加速发展。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达到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6.2%。数字经济已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此外,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已成为中国两会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中长期目标纲要的首要国家战略。

数字人才已成为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驱动力。随着这一转型的推进,对数字人才的需求也在飙升。但是,专业数字人才的供给缺口仍然很大。作为全球人才平台,LinkedIn 拥有超过 7.4 亿会员、5500 万雇主、2400 万空缺职位、36000 项技能和 11000 所教育机构。通过映射每个成员、公司、工作和学校,LinkedIn 的数据可以揭示人才迁移、招聘率和按地区需求的技能等趋势。LinkedIn 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分享这些见解并推荐政策解决方案,将人们与经济机会联系起来。

2中国经济图谱项目的里程碑和主要发现

自2017年起,领英中国经济图谱团队与清华大学互联网发展与治理中心(CIDG)合作,分析全球数字人才发展现状及数字经济趋势。基于LinkedIn数据,研究人员从行业分布、技能特征和人才流动等角度研究了趋势。连续四年共发表了七篇关于该主题的报告,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

2.1第一阶段(2017-2018)——LinkedIn经济图表下首次定义的“数字人才”

中国数字经济人才报告。

LinkedIn 在中国拥有超过 5200 万会员,对中国数字人才格局的动态有着独特的见解。2017年,领英经济图谱团队与清华大学合作,发布了中国首个数字人才格局的经济图谱报告:中国数字经济 人才报告》。在本报告中,“数字人才”的概念首次被定义为中国数字经济刚刚兴起。

该报告确定了中国数字人才的地理分布,以具有反映“数字”功能的特定职称的专业人士为代表。功能分为六大类:数字化战略管理、深度分析、产品研发、先进制造、数字化运营和数字化营销。这些数字功能不仅出现在科技行业的公司中,而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制造、金融和消费品行业。通过这个“数字功能”棱镜,我们可以评估这些专业人士在不同行业和城市中所掌握的特定数字技能的供需情况。

数字人才的流动仍然集中在一线城市,但报告发现中国正处于数字化转型之中。数字人才储备最多的城市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和杭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紧随其后。除广州外,其他几个一线城市都呈现出人才集聚的趋势。杭州和苏州也成为数字人才净流入城市。

在对数字人才的需求方面,需求最大的岗位集中在产品研发和运营方面。技能需求不再侧重于编程,而是更侧重于技术、管理和领导力方面的综合技能。

3理解迁移报告

随着中国经济通过“一带一路”等政策日益开放,中国正在从人才输出国转变为人才输入国。2017 年 1 月至 2018 年 2 月,包括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在内的 15 个中国大陆城市出现了显着的国际人才迁移。为了更好地了解跨行业、职称和技能的跨区域人才迁移模式,LinkedIn 深入研究了这些趋势并发布了2018 年 4 月的《理解迁移报告》 。

最具吸引力的城市是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本报告发现,尽管受地域、人才吸引政策等因素的影响,跨区域的人才迁移大部分是由专业人士从美国和英国向上海、北京、深圳和广州转移。中国新兴一线城市在吸引其他地区的人才方面紧随其后。

从行业来看,跨区域人才迁移往往与区域经济实力相匹配。例如,在杭州,软件和 IT 服务吸引了大多数跨区域的专业人士,而移居青岛和东莞的专业人士则倾向于转移到制造业工作。

3.1第二阶段(2018-2019)——中国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区域研究

中国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报告。

中国数字经济跨行业的快速增长正在推动社会经济流动,并在区域经济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为了描绘数字化转型对中国区域经济的影响,领英经济图谱团队与清华大学和上海科技政策研究所合作,于 2018 年 10 月发布了《中国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报告》 。

报告对长三角地区主要城市10个行业的数字人才集中度进行了测算,发现ICT和制造业的数字化程度最高,不同城市的优势各不相同(图1)。

图。1
515174_1_En_18_Fig1_HTML

六市数字人才对比

五个城市(北京、深圳、广州、武汉和成都)是国内人才进出该地区的主要来源。报告发现,杭州位居国内数字人才最具吸引力城市榜首,其次是上海和苏州,其他城市则出现数字人才净流出。

上海在培养人才以支持其他地区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与中国其他地区相比,它吸引了更多的初级人才,输出了更多的高级人才。这表明城市在培养和发展人才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并有助于为其他地区建立数字人才管道(图2)。

图 2
515174_1_En_18_Fig2_HTML

长三角地区人才流动

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报告。

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改革开放水平最高的地区,粤港澳大湾区(又称“大湾区”)已成为中国建设的重要一环。世界级城市群,参与全球竞争。随着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推进,数字经济在粤港澳大湾区的GDP中占据突出地位。2019年2月,领英经济图谱团队与清华大学合作发布了《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报告》 。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产业发展特色鲜明。报告显示,广州的人才分布最为均衡。深圳ICT人才优势突出;香港在金融和教育人才方面优势显着;澳门在旅游度假服务方面的数字人才集中度非常高。广东省其他四个城市的大部分人才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消费品行业(图3)。

图 3
515174_1_En_18_Fig3_HTML

大湾区城市分析

研究还发现,以珠江为分界线,人才更多地集中在大湾区东部而非西部。顶尖人才(BA及以上)和数字人才主要集中在深圳、香港和广州,而深圳被证明是一个顶尖的枢纽。

此外,大湾区人才整体净流入。它是中国最具吸引力的数字人才中心之一,其城市比北京和武汉更具吸引力。它也与上海和成都相提并论,但落后于杭州。从全球来看,大湾区对全球人才有一定的吸引力,但这种吸引力还有待加强(图4)。

图 4
515174_1_En_18_Fig4_HTML

大湾区与中国其他城市的比较

中国这两个发达地区各有特色。在长三角地区,上海和杭州的带动作用突出,而在大湾区,城市相得益彰,各具特色。

3.2第三阶段(2019-2020)——深度挖掘全球数字人才的行业集中度

随着数字经济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发展,数字化正在影响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成为推动城市化进程的动力。以数字技术推动传统产业协同创新,建立区域和全球创新中心和世界级城市群,构成全球竞争力的新战场。

数字经济时代的创新城市与城市群:人才视角。

为探索人才战略释放数字经济潜力,推动创新城市和城市群发展,领英中国与清华经管学院CIDG联合发布了题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创新城市与城市群:A人才视角,2019 年 11 月。该报告通过对全球 11 个城市群的就业、技能组合和数字人才流动情况的考察,提供了全球视角,全面分析了数字人才现状。

报告显示,全球数字人才在城市间流动频繁,上海和深圳在人才吸引力方面跻身全球前五。总体而言,数字人才迁移最频繁的是波士顿-华盛顿城市群和旧金山湾区之间的迁移,其次是长三角城市群、大湾区城市群和三J(京津冀)之间的迁移。中国城市群。

旧金山湾区在科技技能方面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而三J(京津冀)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在颠覆性科技技能方面具有很强的竞争力。本研究基于 LinkedIn 的技能基因组,计算了 26 个城市的科技技能和颠覆性科技技能的相对渗透率,并观察到在科技技能和颠覆性科技技能方面均具有竞争优势的城市群包括:波士顿-华盛顿城市群、旧金山湾地区,英国-爱尔兰城市群,悉尼湾区和班加罗尔。在颠覆性技术技能方面具有竞争力的城市群包括:德国城市群、三J(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和新加坡(图5)。

图 5
515174_1_En_18_Fig5_HTML

全球核心城市代表数字技能

非ICT行业的数字人才比例总体高于ICT行业。在非ICT行业中,数字人才占比最高的是制造业、金融业和消费品行业。

2020 年全球数字人才指数报告。

为深入了解全球主要城市和地区的数字人才迁移情况,领英经济图谱将范围扩大到全球 32 个主要城市,并与清华经管学院 CIDG 合作发布了 2020 年全球数字人才指数报告。 2020 年 10 月。

该报告进一步将数字人才定义为具有与行业相关技能的个人,不包括仅具有简单数字素养的人。报告中的数字人才包括战略经理、高端分析师、研究人员和开发人员。该报告还纳入了具有多种数字技能的人才,例如研发、运营、智能制造和营销。

全球非ICT行业数字化人才占比高,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持续推进。数字化转型已融入各行各业,非ICT行业的数字人才占比高于ICT行业。数字人才集中在四大非ICT行业:制造、金融、消费品和企业服务。洛杉矶、纽约、香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伦敦是全球非 ICT 行业数字人才比例最高的五个市场(图6)。

图 6
515174_1_En_18_Fig6_HTML

各城市ITC/非ICT行业人才对比

数字技能在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中最具代表性。北京的代表技能是开发工具、计算机硬件、动画、数字营销和计算机网络,而上海排名前五的技能是计算机硬件、制造运营、电子、数字营销和外语,如本报告所示。

颠覆性的数字技能(例如,人工智能、数据科学、机器人技术等)是推动更深层次的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北美、欧洲和亚太地区的颠覆性数字技能呈现出差异化发展。北美在颠覆性技能的渗透率方面领先世界;欧洲的整体排名也很高,慕尼黑在航空航天和材料科学方面均处于领先地位,而巴黎则处于领先地位。在亚太地区,班加罗尔、阿联酋和新加坡排名较高,而中国城市则落后(图7)。

图 7
515174_1_En_18_Fig7_HTML

不同城市颠覆性数字技能的相对渗透率

4数字化人才观察与政策建议

4.1中国数字人才分布不均衡

数字人才是推动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动力。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推进,对数字人才的需求正在飙升,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在线行业蓬勃发展。然而,中国正面临数字人才短缺的问题,地区之间存在巨大的人才分布差距。

数字人才的培养要跟上数字经济的发展。因此,在数字人才培养中应用“双循环战略”可能是一条出路。一方面可以加强国内数字人才的培养,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中国对国际数字人才更具吸引力。吸引和留住数字化人才需要综合考虑产业基础、创新环境等多方面因素。个别地区要通过发展优势产业、完善创新生态系统、提供低税收、高住房补贴、开放教育/医疗资源等多方面保障条件来吸引数字人才。

4.2后疫情时代的数字人才培养

COVID-19对中国产业的发展和转型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制造业、消费品等传统行业受到较大的负面冲击,而在线教育、流媒体、医疗健康等行业则因其独特的特点和不断增长的市场服务需求而迎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后疫情时代,网络主播、网络教师、自媒体从业者等网络职业随着网络产业的蓬勃发展而兴起。同时,以应用为导向的数字经济(如阿里、腾讯等应用)正在让生活更加便捷,重塑生活方式。这也是传统行业开始自己数字化转型的好机会。所以,

后疫情时代数字化人才培养应更有针对性,根据需求建立有效的人才引进和培养机制。政府可以针对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实际需求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培训资源,为不同背景的人才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4.3技能正在成为劳动力市场的新货币

2019 年 7 月,LinkedIn Economic Graph 发布了题为《新经济中的数据科学: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新人才竞赛》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技能基因组首次被披露。研究发现,技能可以敏感地反映劳动力市场供需之间的微小不平衡,技能正在成为一种新货币。

颠覆性的数字技能(例如,人工智能、数据科学、机器人技术等)是推动更深入的数字化转型的关键。除了上海在少数颠覆性技能领域(材料科学、纳米技术和机器人)人才优势突出外,中国大部分城市在颠覆性技能渗透率上仍有巨大的增长潜力,这也意味着巨大的增长潜力为中国。我们建议向在颠覆性技能方面先进的国家学习,并在中国加强技能培养。

在2021年3月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陈玉波表示:“目前,中国数字化人才库的结构性问题十分明显。95%的数字人才集中在研发和运营链,数字人才从传统行业流向互联网和软件行业。” 进一步发展我国数字经济,必须优化我国数字人才需求结构。陈教授建议,要加强颠覆性技能的培养,提高数字技能与生物、材料、能源等技术的交叉融合。

4.4数字化转型中的性别差距

随着劳动力市场从大流行的影响中复苏, LinkedIn Economic Graph 最近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女性在多个行业的就业率正在放缓。它表示,受聘担任领导职务的女性人数大幅下降,实际上抹去了多年的进步。女性比例历来较低的行业也是数字行业快速发展的行业,例如云计算,女性占劳动力的 14%,而工程行业仅占 20%。

LinkedIn 副总裁兼公共政策和经济图表负责人 Sue Duke 表示:“女性在大多数快速增长的职位中没有得到很好的代表,这意味着随着我们从大流行。这些角色在塑造技术的各个方面及其在世界上的部署方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只需要在这个基础阶段代表女性的声音和观点,尤其是在数字化加速的情况下。”

该报告揭示了数字化转型下全球劳动力市场日益扩大的性别差距。作为全球劳动力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中国也将面临同样的挑战。因此,数字行业,尤其​​是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塑造未来的行业应该欢迎更多女性。如何在加速数字化转型的情况下缩小这些行业的性别差距,是中国未来决策需要考虑的问题。

5后记

随着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发挥着巨大作用。目前,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超过全球平均水平。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和数据资源。得益于这种巨大的用户红利和丰富的应用场景,中国数字经济在过去的20年里得到了快速发展。中国正在进入新时代,进入发展中的数字经济。随着电子商务、金融科技、5G通信等领域引领世界,中国数字经济的国际影响力日益显着。中国数字经济有多个维度需要研究,领英经济图为分析中国数字化转型提供了独特的人才视角。报告中提供的见解可以帮助雇主、政府和专业人士了解当地、区域或全球劳动力市场的动态,从而为每个人创造更多的经济机会。未来,我们将继续深入研究中国数字经济,分享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作者信息

隶属关系

权利和许可

开放获取 本章根据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 (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4.0/ ) 的条款获得许可,该许可允许任何非商业用途、共享、以任何媒介或格式分发和复制,只要您对原始作者和来源给予适当的信任,提供指向知识共享许可的链接并说明您是否修改了许可材料。

 7 总浏览